刘致平:现代民主政治与科层制

admin 彩乐园 2019-09-01 21:00:56 7670

  

  

   刘致平,政治学博士,任职于国家某部委。

  

  

   一、民主与政治合法性

  

  

  

   在作为民主制国家典范的美国,民主是构成政治合法性的首要因素。《独立宣言》宣称:“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都从他们的造物主那边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之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系得自被统治者的同意。”这段话体现了民主的双重含义:第一,人民是主权者,政府的权力源出于人民,其合法性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上;第二,人们平等地拥有某些基本权利。美国宪法是以全体美国人民的名义制定的,宪法序言仅有一句话,以“我们合众国人民”(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为主语,意在宣示宪法的意旨出于人民,主权属于人民。

  

   二、民主与平等

  

  

  

   民主社会中的人们也存在不平等,一些重要的不平等是:自然的不平等,如体力、智力、外表等;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在组织中所处位置的不平等;所掌握财富和其他资源的不平等。这些不平等,有的是不可改变的,有的当其不平等程度适当时对社会反而是有益的。

  

   三、民主与自由

  

   有一派观点认为,平等与自由是有矛盾的,从而民主与自由有时是不相容的。例如,哈耶克认为,在政治不平等的宪政国家,人们也可以有自由,而一些旨在追求社会平等的政策,把富人的财富转移给穷人,反而将损害人们的自由。但哈耶克这里所谓损害自由是自由的范围问题,而不是那种免于支配的自由。无支配自由分析性地蕴含了一种重要价值:享有基本权利的平等。

  

   托克维尔在使用民主一词时,主要是指“身份平等”。托克维尔把贵族社会和民主社会视为一组对立的事物和概念。在贵族社会里,人们是分等级的;在民主社会里,人们的身份是平等的。身份平等有其特指,并非是指一切方面都平等。在民主社会里,人与人之间不再存在人身依附关系,任何人都不能在完整的意义上支配别人,所有人都是自由的。托克维尔注意到,在民主社会里,依然会有主仆关系,但这种关系不同于贵族社会里的主仆关系。在贵族社会里,主仆之间是一种完全地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而在民主社会里,主仆关系的建立是基于自由人之间的契约,在契约规定的范围内,他们才是主仆关系,主人才有权力支配仆人。托克维尔还注意到,在民主社会里,等级组织也是存在的,他提到法国军队的例子。

  

   托克维尔认为,没有追求平等的激情的支持,就不可能实现自由。他对民主现象的观察与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对自由的论证是一致的。黑格尔认为,在东方传统的专制国家,只有一个人是自由的,在古代希腊、罗马,只有少数人是自由的,历史发展的方向则是所有人都成为自由的。这意味着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自由的,在这里,自由与平等统一了起来。因此,自由与平等并不是必然矛盾的。人们是自由的,这表明他们在拥有免于支配的自由方面是平等的;人们是平等的,所以他们都拥有免于支配的自由。一个在一切方面都平等的社会是不可能的,也是太过于单调乏味的。一个美好绚丽的世界需要个性,而民主制度是自由的最有利保障,是个性得以成长的前提。现实经验已经足以表明,民主制度比其他类型的政治制度更能保障无支配自由。有些像列奥·施特劳斯这样的政治哲学家担心民主会把一切都拉平,把人们变得千人一面。他的这种担心固然有其合理性,但是,我们看到,自由民主社会的目的不在于为人们树立特定的目标,而在于为人们提供自由发展的条件和机会,在一个自由民主社会里,通往伟大之路仍然向那些渴望它的人敞开着。而且,正如托克维尔所言,贵族社会里少数人的光辉灿烂是建立在多数人的苦难之上的,民主社会也许没有贵族社会那么光辉灿烂,但是更少苦难。

  

   托克维尔曾在他的书中写道,民主的到来是不可避免的,民主是天意使然,一切事情都在促成民主。新教的平等观念、动产的日益重要、科技的发展、知识的普及、脑力劳动成为力量和财富的源泉,等等,这一切因素都在促成民主。民主的发展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规律,这是历史上已知的最经常的、最古老的和最持久的现象。这样看来,民主似乎会一路凯歌高奏了。

  

   四、寡头统治是一条铁律吗?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