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春梦了无痕,前方路何在

admin 万发娱乐 2019-09-10 03:27:07 9096

  

   近日,爱思想网站推送了吴稼祥先生2014年一篇文章——“不战而登世界之巅是否可能”(原题:中国为轴,世界为轮——重构全球体系的“新天下”国际战略)。看罢,脑际突然蹦出五个字:春梦了无痕。

  

   此文的意图无疑是好的,侧重“不战”,但其观点主张实为“招战”。爱思想在南海局势紧张之际,重新推送此文,可谓用心良苦。正因如此,更需一驳,以申明现实主义的观点。

  

   吴文称:世界权力中心东移至远东,大势已难逆转。历史上有过六次世界权力转移战争,中国能避免第七次嘛?答案是:有可能。办法是借鉴传统智慧:学墨子“非攻”,外交上“远交近亲”;学其“不战”,强大到使对手失去战斗意志;学“道”之“无敌”,不与人对立,靠魅力感召;学乾卦“勿用”,不争霸,构建“新天下”全球体系。习李执政(原文如此)后,所为与此暗合,以四大外交重构“新天下”:1、轴心化“辐辏外交”,中国为轴、世界为轮、交往国为辅点,多边国际框架为辐条。2、太极两翼“纵横外交”,针对美、俄地缘政治野心,西进以结交中亚,东进以突破岛链封锁,直抵拉美。3、搞美、欧、东亚新三国“捭阖外交”,将“俄罗斯祸水”引向西方。4、善用儒家、道教、禅宗和丝绸文明的四顶“教宗”桂冠,施展文明魅力“辐射外交”。

  

   堪称文化底蕴丰厚,历史现实辉映的宏大叙事。批评如下:

  

   一、世界之巅一说,既不现实,也不智慧,误己误人

  

   何谓世界之巅?美国如今站在世界之巅,大英帝国也曾经屹立世界之巅。大丈夫当如此、彼可取而代之的主张,在当下中国舆论场甚嚣尘上,不宜再推波助澜。温情脉脉地主张,同样是危险的,既误导自己,也误导美国和其他大国。

  

   首先,不现实,误导自己。世界之巅,不是靠GDP总量堆出来的。且不说,美国经济出现强劲复苏,而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即使2030年或2040年,经济总量能超过美国,届时,我们在经济结构、科技实力、创新能力、军事实力等方面,仍将与美国有很大差距。何况,美国治下的和平,不仅仰仗其经济、军事等硬实力,同样仰仗政治、意识形态、文化等软实力。这两者,共同支撑着其统治世界的盟国体系。我们在软实力上差距更大。何谈取而代之?

  

   抱着登顶世界之巅的粉红幻想,只能让国人更好战,在遇到打压、遏制时甚至主动求战。丝毫无助于我们找准历史方位,更好融入并改良当今国际秩序,更平和地看待中美、中日关系,在大国博弈中采取务实的、有理、有力、有节的应对措施。

  

   其次,不智慧,误导他人。口号绝不是小问题。为避免刺激外界,官方早就舍弃了一度很火、很提气的“和平崛起”一词,改称“和平发展”。但和平发展总要有个目标,目标是世界之巅嘛?美国人常说中国发展意图不明确,就是指这一点。你发展了以后,是要取代我?还是继续合作,实现某种共治?官方反复解释,我们没有取而代之的实力,更没有这个意图。而世界之巅之说,只能是引人侧目,务虚名而招实祸。类似提法,吴文中屡见,如“经略中亚,显露大陆帝国雄心”,在太平洋、大西洋有了出海口,“显露海洋帝国雄心”。甚至宣称:中国新领导层的“中国梦”,是大陆—海洋—太空三位一体的世界第一强国梦。怎可如此解读?岂非鼓动民众、挑战霸权、轻言招战之举?!

  

   二、“新天下”全球体系,太浪漫、太温馨,实则有将中华帝国朝贡体系推广至全世界的意味

  

   “新天下”全球体系一说,与世界之巅异曲同工。 吴文称该体系,如乾卦“用九”,见群龙无首,吉。是一种自治状态,所有国家各逞其能,和谐共生,这是“天下治”的理想状态。其国际关系不是等级化的,而是平等的多极化世界。

  

   这也太罗曼蒂克了吧?温馨的让人不知说什么好。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状态呢,群龙无首?没有等级?这还是现实世界吗?真出现这种情况,恐怕也不是“天下治”,而是“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吧!

  

   实际上,吴先生的设想,似乎还不全是群龙无首的。你看:中国为轴、世界为轮,重构全球体系的“新天下”——隐隐是以崛起的中华帝国为核心呢。只不过中华新帝国必是行王道、仁政的,所以“新天下”体系本该比现在这套体系理想。

  

   中国政府一再表示,我们希望做当今国际秩序的参与者,希望更好地融入进来,推动这一秩序有所改善,但绝不是要另起炉灶、推倒重来。反反复复地解释,仍无法打消人家的疑虑。人家至今也没有完全接纳我们——欧盟未承认我市场经济地位,美国搞TPP有意排斥我们。我们建金砖银行、亚洲基础设施建设银行,提出“一路一带”倡议,很大程度上是被迫的,绝不是要取代现有国际秩序和框架,而是加以补充,增加一些有利于我们的安排。提出“新天下”体系,怎么解释呢?明摆着是要挑头另起炉灶嘛。还是误人误己,务虚名而招实祸。

  

   三、战与不战,取决于大国互动,而非与小国的邦交如何

  

   诚然,近年来中国外交比前些年更积极有为。但是在解读评价时,也不必溢美。尤其要把握国际秩序的主要矛盾——大国关系,不能因为多争取了一些摇旗呐喊的国家,就飘飘然,以为得道多助、甚至万邦来朝了。说白了,人家不过想和你做生意赚点钱,顺便贷点款,搞搞基础设施建设罢了。送上门的好处,谁会拒绝,好听的话,谁不会说?至于在安全和国际秩序维护上,人家主要还是依靠美国和西方国家的。这一点,政府似乎并未过高估计,反倒是很多爱国青年,感到特别振奋。

  

   必须记得,当今的国际秩序,仍是大国主宰的。中国能否和平发展,能否实现国家和平统一等目标,归根结底还是由大国之间的互动决定的。世界秩序并不是民主的、靠数人头决定的,所以即使我们获得了很多国家的真心支持,也只能是增添一点力量,远不足以保证和平发展。

  

   与多数国家的交往搞得好,有利于我们缓解产能过剩等问题,加快发展,有利于推动现有国际秩序向有利于我的方向改进。但必须把握好一点,必须顾及美、俄等国家的感受,尤其不能突破其底线,否则就得不偿失。特别是在中亚、在拉美扩大影响力,要权衡利弊,适可而止。外交和地缘政治上如此,国际金融秩序等方面同样如此。如何把握这个度,首先取决于我们的战略目标。以登顶世界之巅,构建“新天下”体系为战略目标,是无法掌握好这个尺度的。

  

   四、其它几点批评

  

   吴文中还有一些观点值得商榷,因其结论与此相关,还需赘述、探讨如下。

  

   1、世界权力东移说。首先,近代以前没有真正的世界性权力,吴文所举的例子并不恰当。其次,政治权力未必随着经济重心转移,中国的经济重心自晚唐起已经移至江南,但政治权力始终归于北方,偶尔在江南的,都是偏安的小朝廷,不足为训。所以,现今东亚经济比重上升,不一定伴随着世界性权力的东移。对此不能过于乐观。

  

   2、六次世界权力转移战争。至少伊斯兰教的兴起、蒙古帝国的兴起,这两大历史事件是遗漏了的。

  

   3、“不战”之说。强大到让对手失去战斗意志。让美国和日本吗?恐怕路还很长,而且取决于我们的战略目标——如果目标是要夺取美国的霸主地位,恐怕它的战斗意志不会轻易减退。我们越是整军经武,它越要提前下手。

  

   4、“俄罗斯重温沙皇梦的扩张意图”。恐怕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爱做梦的。俄罗斯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应是保守而非进取的,其唯一的进取的方向是北极。在东欧和中亚,它只能尽力保持传统影响力。不能在中亚与俄罗斯采取对抗姿态,任何新的制度安排,都必须是开放的、多赢的,中俄都能接受的。否则会犯战略错误,没有一个大国能同时与两个大国敌对。

  

   5、儒家、道教、禅宗和丝绸商业文明四项“教宗”桂冠的魅力外交说。怎么说呢,真不想再评价了。还是不要寄与过高期望吧。

  

   五、结论

  

   1、找准战略定位,才能和平发展,好高骛远只能招致战争。

  

   中国和平发展的目标,最多定位于东亚和东南亚主导国家、世界强国。在东亚和东南亚,争取说话比较算数;在世界上,争取说话更有分量。仅此而已。这已经很了不起了,需要和美日全方位角力,并得到区域内国家的支持,才能实现。这不是“韬光隐晦”的权宜之计,而是立足国际国内形势的现实主义目标。在国际秩序上,一定要坚持参与者、改良者的定位,逐步推动各领域的国际框架向有利于我的方向改进。世界之巅、新天下体系之说,不过是误已误人的春梦,势必招致更有力的遏制和打压,势必导致大规模战争。这种梦,做也不要做。

  

   2、找准战略定位,才能使外交更好服务于国家发展。

  

   战略定位指导大国外交。战略定位定位清晰,外交才能不盲目、不浮夸,才能把握好进取的方向、力度、尺度,才能在大国博弈的讨价还价中,作出最有利的取舍。否则,就会迷失在万邦来朝的幻想中,浪费有限的实力,损害核心利益。

  

   3、找准战略定位,才能打赢有限战争。才能战而不破,在以美国为首的大国共治的格局中,争得更有利的地位。

  

   我们的任务,是解决好家门口的事——也就是台湾统一、钓鱼岛、南海等核心利益问题。当然更重要的,还有政权安全、金融安全等问题。如果在这些问题上,突破我们的底线,只能被迫应战。这种情况下,只有坚定、明确的战略定位,才能使战争规模可控。切不可因为人家的遏制、打压甚至武力介入,就索性想奋起掀翻这个秩序,大闹天空。完全没有那个实力。唯有在最有利的战场,打一场规模可控的战争,才是可行的。这个战场只能是台湾海峡。失败了,会有制裁,但还是要挺住,争取再融入这个秩序。胜利了,占便宜了,也要尊重这个秩序,不能盲目自大,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要取美国而代之。我们没有那个实力,名不符实者耗。登顶世界之巅会迅速耗尽这些年的成果,包括战胜取得的一点成果。所以,还是要推崇美国和西方国家,继续在斗争中求团结,一道维护好这个国际秩序。当然胜利后,我们要争取更有利的地位,要在东亚、东南亚说话比较算数,在世界上说话更有分量,仅此而已。因为,总要有一个秩序,有一个等级,有一个大国共治的局面。我们不过是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更有力的安排。

  

   4、传统智慧非常宝贵,要善于吸收。不能盲目比附,牵合成说。更不能将历史的荣光随意投射到现实,幻想在世界范围再造中华帝国。要借鉴古人的真智慧,而不是摆弄一些概念,误人误己,后悔莫及。

  

   摘王阳明两句话做结语:

  

   初种根时,只管栽培灌溉,勿作枝想,勿作叶想,勿作花想,勿作实想——悬想何益?但不忘栽培之功,怕没有枝叶花实?

  

   君子思不出位,只是照管眼下,即天下后世一齐皆在。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