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复兴墨教传统,让左派右派在墨子学说中找到皈依

admin 欧洲娱乐 2019-09-01 21:01:01 8994

  

   逝者如斯夫!在中国先秦时代与儒家并称“世之显学”的墨家中绝至今,已逾千年岁月。世人多谓子墨子学说一朝而斩,沦为前世余灰,乃国史中一死物尔,永无复振生机。果其然也?曰:不然!墨学非真能亡也!一圣人死,其气化为数十贤,子墨子学说泽被儒法道兵农等诸子百家者,何可胜数!发而为行动者的,有许行及任侠一派;尚同、重功利,则见取于法家;节用平等,为道家所吸收;甚至儒家士君子念兹在兹的乌托邦——《礼运·大同》中所描绘的“大同盛世”,亦受到墨家兼爱理想所启发。

  

   墨学是支撑中华民族绵延不绝生生不息的文化神髓和思想肌理,千年绝学之传承,赖有前人播下种子,方有后人收获果实。吾辈深慕墨子芳踪,憾墨学闇蔽,乃发明科圣遗意,立墨教以为群墨纲纪,以显白墨教微言大义,接续墨学千年道统,足可资后代一窥当代墨研成就之格局,亦可资当下新国学、新墨学的创新发明。民国以降,近百年来,我国渐入全球化之新战国时代,未来将何恃以为国际竞争之才具,将何恃以为立身处世之资本,尤当审慎思之。前贤已开出一条进路,即参考中西方诸伟大思想,酌采子墨子之学说,以兼爱非攻之道,来应付时代的变化。《墨子·大取》云:天下无人,子墨子之言也犹在!诚哉斯言!《墨教文丛》就是这样一枚种子。只要种子不死,无虑花果飘零。

  

   两千年蒙尘,绝学墨道法;十数载开新,诸子百家言!吾辈奉墨子教义而颂焉,曰:子墨子兼爱以行为本,忧患必与民同。使饥者得食,寒者得衣,劳者得息,贫富得均,贵贱得等,刑狱得公,暴政得诛,贤良得立,乃摩顶放踵所愿行,终身无己,著述讲习,教门斯立。

  

   子曰:“天之未丧斯文也!”《书》云:“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嗟乎,虎啸而谷风起,龙兴则景云现,昔子墨子金声振于外,灼然玉举,高标圣教。墨者星汉拱于北,响应风从,化若偃草。今大道重光,方涣涣兮,赖诸前贤,浏其清矣。墨教汜兮,其可左右,万类同归,殷其盈矣。唯望道未见,故纯之不已。藐予小子,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编撰诸公,皆墨门俊杰,一时之选,特申主张如下:

  

   墨教为融摄新墨家、新墨学、新墨者的“三位一体”宗纲。

  

   新墨家是先秦古典墨家的继承者。作为继承者,新墨家的首要任务是:回顾先秦百家争鸣,反思千年儒术独尊,评价近代百年风云,重新审视儒生对墨学的攻击,再次辨析马列思潮对墨学的歪曲,深入墨家原典,还原墨学原貌,正本清源,恢复墨学的独立地位与自主性,弘扬墨子的基本思想,奉行墨家的基本教义,继承墨学的基本原则。

  

   新墨家是新墨学的原创动力。作为原创动力,新墨家的主要特征是:一群古典墨学的爱好者,他们纷纷自觉致力于墨家文化的继承,发展,与传播。他们对墨家文化有强烈的认同感,以新墨者自居,并决意发展墨家学术,复兴墨家文化,践行墨家精神。他们阐发墨家义理,复活墨家思维,从古典墨学中寻求精神文化资源,回应现实,发表见解,著书立说,借助相互辩论、对话与沟通,逐渐动态地积累新墨学共识,以此继往开来。

  

   新墨家是新墨者的精神家园。作为精神家园,新墨家的凝聚力来自文化的向心力,他们不断重申古典墨学的基本信仰,发现墨家文化的现实价值,积累新墨学共识,凝聚新墨者力量,由此产生大批支持者与追随者,这是一种自生自发的文化现象。我们认为,墨家文化的魅力不来自血缘,地域、种族、国别和宗教,人们汇聚在一起共建墨家精神家园,是因为人们对普世价值的追求。仰望天空寻觅至善,所以兼爱非攻;脚踏实地探求至真,所以尚贤非命;胸怀慷慨仰慕至美,所以重信贵义。

  

   新墨者是新墨家的实践主体。作为实践主体,新墨者既是当代公民,又是时代墨者。作为当代公民,应具备良好的公民素质,认同现代文明得以确立的基础价值观,懂规则,不违法,依法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正当权益。作为时代墨者,要有高度的墨家认同感,培养文化自觉,保守墨家信仰;遵守墨家底线,不亏人害人;倡导墨家价值,敬天爱人,常存“兼相爱”的心,多做“交相利”的事。

  

   新墨学则是新墨家的学术共识,古典墨学是先秦墨家的学术共识。古典墨学虽古,其命维新,新墨学虽新,其本于古。古典墨学在新时代有符合其自身理路的演进,是为新墨学。新墨学应该全面保守古典墨学的基本教义,认真继承墨学原典中的墨家精神:《天志》述有上天信仰;《法仪》明确治法总纲; 《明鬼》重申灵魂有无;《非命》立下自强三表; 《兼爱》教吾诸善奉行,“兼相爱”“交相利”; 《非攻》诫我谨守边界,“不相贼”“不相害”; 《尚贤》乃政之本,尊尚贤而任使能;《尚同》乃治之要,尚合同而举公义; 《亲士》倡导“兼王之道”;《修身》教诲君子之行; 《所染》指明立身成败;《辞过》始开反腐先河; 《非乐》心忧天下之匮乏;《非儒》勇揭儒学之弊病; 《节葬》辨明送死之节;《节用》指明经济之要; 《大取》贵义,权衡利害;《小取》立辩,论比群言; 《经上》明故,论说知止以久;《经下》知类,探究坚白同异; 《七患》先天下而忧,居安思危说国备;《墨守》后天下而动,战火纷飞救世急。

  

   左眼看墨是熊熊烈焰,右眼看墨是蔚蓝大海。而墨家,是墨家本身;作为墨家本身,既不归左,也不归右。当代新墨家,既不预设左派立场,也不预设右派立场。左右分析原是简单的两分思维,这种整体主义的分析法,往往遮蔽社会现象的复杂性,委实意义不大。墨家元理论本身无所谓左右,只是观察者在面对具体的政治经济问题时,才会产生属于个人的或左或右的立场取向,这是个人自己的问题。我们认为:墨学爱好者、研究者、修行者,立场不论左右,皆应静下心来,聆听墨子兼爱非攻的教诲,在墨家这里寻找爱的勇气与和平的智慧,以此避免偏颇,防止极端。本着兼爱非攻的基本原则,新墨家坚决反对阶级斗争与民族歧视,提倡人人平等与世界大同。左右极端应该认清是非:不是墨家需要为左右而改变,而是左右需要在墨家中找到皈依。

  

   “墨教文丛”丛书编辑委员会

   公元二零一六年元月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