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朗:“诚”:中唐舆论环境下兴起的一种道德观念

admin 亿发娱乐 2019-09-01 21:00:54 8584

   【内容提要】 中唐时期,家族式微、科举考试、政治斗争等历史因素形成了特殊的舆论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士人一方面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一方面却又感受到社会舆论对于自我意识的破坏与瓦解。为了应对这一矛盾,一种道德观念在士人中兴起——“诚”。“诚”既指外在言行与内心的一致——不欺人;更指个体意识与人的本性保持一致——不自欺。由此,士人创造出一种稳定的自我意识,以应对舆论环境的诸种压力,从而保持其人格独立性。并且,“诚”这一道德观念因为肯定个体的独特性与超越性,也促进了个性化的文学创作。不过,因为这一观念未能明确界定人的本性,所以造成了士人对于“独善其身”的不同理解,并产生才性与德性的紧张关系,这一内在困境体现出中唐作为文化转型期的时代特点。

   【关 键 词】诚/中唐/科举/士族/人性

  

   中唐被学者普遍视为一个重要的文化转型期,其在社会结构、学术思想、文学创作等方面都呈现出与此前不同的色彩,并且催生了宋代以降形成的文化新格局。此一重要转型的历史原因涉及中唐社会生活的多个方面,迄今学界已就此积累了大量成果。本文所关注的是中唐士人所处的舆论环境,与六朝相比,中唐士人舆论渐渐摆脱门阀的影响,不再靠乡党的支持,也远离了清议的风度。舆论的制造者成了活跃在文化舞台上的士人个体,虽来自四面八方,家庭背景各异,但他们多将自己视为士人群体中的平等一员,其声名、地位、前途应该凭借个人的才德来决定,而不应被其他身外条件所左右。引人注目的是,这种“进步”的历史因素却似乎未能创造出更为公正与道义的舆论环境,反而让不少人的内心被耻辱、愤恨的感情所折磨。这种感情的积累促生出一种新的道德观念——“诚”,这种观念使士人反思与改造传统的儒家理论,并产生了深远的文化影响。本文首先论述中唐士人舆论环境的形成原因,分析其社会功能,随后阐释这种舆论环境如何促生“诚”这一道德观念,最后论述此种观念对于文学创作的影响及其隐含的问题。

   一、中唐士人的舆论环境

   在六朝社会中,因为九品官人法的施行,家族能够以舆论作为工具,为自身的垄断地位提供支撑。首先,家族的地位与名望能够为其成员在上层精英内部制造有利的舆论,其次,乡党又能够为其提供来自民间的支持。在这中间,家族、士人、乡党与舆论四者形成了一种紧密互动的社会机制。反观唐代,九品官人法已被取消,科举考试成为获得权力的首要路径,似乎舆论对于权力应该不再发挥重大的影响力。然而,唐代科举的参与门槛虽然降低不少,但录取的名额非常有限,因此士人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同时,唐代进士科并未形成如宋代的糊名誊录等制度,而且考试之前要交投行卷与纳卷,考官与举子们之间的交往乃为常态。在这种情况下,举子的社会认可程度,换言之,即举子的名望对于能否登科就具有重要影响。正因为这一点,对于士人们而言,舆论的影响力仍然举足轻重。只不过此时舆论不再为士族所垄断控制,而形成于身份更为平等的士人群体之中。他们之中的多数人都像韩、柳那样没有家族的支持,而是致力于通过个人竞争来崭露头角。

   综观中唐士人舆论环境的特点,其根源乃在于士人身份的平等,这是历史的进步。然而进步也伴随着代价,身份平等的士人脱离了自己的家族与地域,以个体参与到社会生活之中,投身于科举,渴望通过竞争出人头地。同时,为了得到必要的声名,他们不得不降低身份来攀附名流,不顾风度而与他人结朋,等到步入政坛之后,他们又得争夺要津,身不由己陷于政治斗争之中。所以,中唐的舆论环境呈现出显著的矛盾性:一方面是积极的,支持士人积极进取,肯定其自身价值,彰显其人格独立性;另一方面是消极的,弱化个人影响力,充斥派系斗争,打击个体自尊心,消解自身独特性。这种舆论环境的矛盾性乃是历史的产物,而正是在这种独特的历史环境之中,一种新的道德观念——“诚”,在士人中间逐渐兴起了。

   二、“诚”之观念的兴起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