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斯塔诺夫:当代日韩关系困境与展望

admin 博网娱乐 2019-09-12 20:18:40 7731

   一、日韩伙伴关系困境

  

   2018年10月,距日韩发表“共同宣言”已经过去了20年。该宣言是由时任日本首相小渊惠三与韩国总统金大中签署的。按照当时两国领导人设想,“宣言”应当成为划时代的文献,为阻碍双边关系的复杂历史问题画上句号,开启两国关系发展新纪元。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随后对在朝鲜半岛殖民统治时期造成的“损害和痛苦”表示道歉。韩国赞赏战后日本在促进国际和平与繁荣方面的作用。

   此后,两国政界人士一再强调,双方必须建立“面向未来的关系”。世纪之交,日韩关系经历了一个“蜜月期”,标志是2002年两国联合举办世界杯足球赛,以及韩国元素在日本受到热捧。这主要是由于韩国流行文化,如:电视连续剧和流行歌曲在日本社会盛行。访问 韩 国 的 游 客 数量也有所增加。然而,这段幸福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近年,日韩关系走向并不像两国领导人呼吁的那样趋于光明的未来,而是越来越多地关注过去。双方都认为,伙伴国家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日益增强的民族主义。《读卖新闻》曾刊文,韩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接近日本,这导致韩国反日民族主义加强。在日本,反韩情感也在蔓延,导致日本赴韩游客人数大幅下降,远远低于高峰时期的水平。

   2018年,日韩关系发展显示出一定积极态势。两国加强了经济联系和更为广泛的人员交流。2018年上半年,双方外交关系有所改善,特别是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的合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月访韩,出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韩国总统文在寅于5月访问东京,出席有中国总理李克强参加的三边峰会。但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日韩关系出现恶化,影响了两国关系前景和日美韩三边军事同盟运作的有效性。这些问题由于它们的重要性和难以克服,每一个都需要单独分析

   (一)“慰安妇”问题

   日本与韩国关系史中最引人关注的一页,是日本对朝鲜半岛的占领及殖民统治。这与“慰安妇”问题是有关的。在日语中,“慰安妇”的意思是“提供慰藉和安抚 的 妇 女”,实质上是对太平洋战争期间,被强行绑架到日本前线妓院的成千上万名年轻妇女的委婉称呼。在“慰安妇”受害者中,除了韩国女性外,还有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女性,以及在当时荷兰殖民地印度尼西亚被捕的荷兰女性。

   韩国长期要求日本为占领朝鲜半岛期间被虐待的“慰安妇”受害者恢复名誉和尊严,为 数十名“慰安妇”幸存者提供生活物质补偿,弥合对她们在道德和身体上的损害。而日本政府否认存在“慰安妇”问题,并强调该问题在1965年日韩关系正常化后已经解决。

   为解决这个问题,2015年底,韩国外长尹炳世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首尔签署协议,要求日本为当时仍在世的“慰安妇”受害者偿付10亿日元(约合822万美 元)。两 国 官 员 指 出,这 项 协 议 是“最终和不可逆的”。然而,很快双方在对这个“历史性文件”的解释上出现了分歧。引发争议的核心是一尊韩国女孩铜像,作为“慰安妇”受害者的象征,提醒人们日军犯下的罪行。日本方面坚持要求拆除铜像。2015年12月28日,在签

   署上述协议后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岸田文雄称,根据该协议会拆除铜像,结果引发韩国官方抗议。由此开始,无论在日本还是在韩国,无论是民族主义政治家、非政府组织,还是两国媒体,都对“划时代协议”进行抗议,一直没有停歇。此外,两国民间舆论都认为协议是对对方做出过大和不合理的让步,而对本国政府提出尖锐批评。

   2016年底,韩国釜山日本总领事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大大加剧了日韩关系的恶化。日方甚至将驻韩国大使临时召回。迄今为止,安放“慰安妇”雕像的浪潮已经冲破韩国的边界。在美国已经安放了三尊这样的纪念像,其中一尊放在旧金山市。日本大坂对此表示抗议,解除了与旧金山市的友好城市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1月在首尔举行的欢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官方宴会上,邀请了一位名叫李容洙(LeeYong-soo)的女士。她在韩国被认为是“‘慰安妇’活化石”。2007年,李容洙曾经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发表演讲,讲述了她在二战期间的经历。在深刻印象的冲击下,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日本政府向“慰安妇”受害者道歉。这在当时引起日本首相官邸与白宫总统办公厅之间的摩擦。韩方表示,邀请李容洙参

   加宴会,是请美国关注“慰安妇”问题。韩方举动令日方极为反感。特朗普总统在宴会上同情地拥抱了垂老的“慰安妇”受害者,此举无疑在日韩围绕“慰安妇”问题的冲突上火上浇油。“慰安 妇”问题造成的紧张关系顶点出现在2019年2月8日。当天,韩国国民议会议长文喜相表示,日本明仁天皇4月底即将离位,应向韩国“慰安妇”受害者道歉。他的言论在日本引起轩然大波,引发强烈批评。首相安倍晋三和其他高官都对此表示不满。

   显然,韩方继续执行将日本在朝鲜半岛殖民历史问题国际化的政策。正如韩国外交部长官康京和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接受采访时所说,韩国致力于发展与日本的关系,同时也会加紧努力与国际社会共同揭露日本战争暴行,包括针对妇女的性暴力。

   (二)领土争端

   在日韩关系复杂化问题上,领土争端也许是最棘手的问题。一个岛屿,韩国称之为“独岛”,日本称之为“竹岛”。目前,该岛由韩国控制,但日本认为是自己的领土,并要求韩方归还。韩方坚称,该岛是韩国固有领土。1954年,韩国将安全人员安置在岛上,并建造了住宅楼宇,修建了一个监控中心、一座灯塔、一个港口和一个码头。

   自2005年起,日本将每年2月22日定为“竹岛日”。这一天要在岛根县举行抗议示威,要求韩方归还争议岛屿。值得注意的是,从1982年开始,当月7日还是日本的“北方领土日”。每年都要举行示威活动,要求归还属于俄罗斯的南千岛群岛中的四个岛屿。这两个日子的相关性在于“竹岛”(韩国称“独岛”)和“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都被日本称为“非法占领的领土”。“竹岛日”和“北方领土日”示威活动在规模和等级上存在明显差异。每年2月7日“北方领土日”,日本方面在东京举行全国性集会。以首相和内阁成员为首的政治领导,以及社会各阶层代表都要参加。而“竹岛日”只在一个县的范围组织抗议游行。通常情况,东京会委派一名中等级别官员通常是日本内阁政务次官前往岛根县行政中心松江市。这种做法表明,日本官方面对与韩国存在的领土争端,由于曾经有对朝鲜半岛的殖民历史,所以不愿火上浇油。日方希望缓解与韩国间的紧张关系,因为韩国不仅是日本的重要经贸伙伴,还是在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等地区安全问题上的重要盟友。

   事实上,日本与韩国的领土争端远比与俄罗斯的争端要来得激烈。冷战后,俄日之间在领土问题上始终可以进行和平对话,寻求妥协。而日韩间面对同样性质的问题,却一直在相互释放敌意,采取带有挑衅性的行动,昭示自己的强硬立场。此类行动有时甚至临近军事冲突的边缘。2013年,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了“独岛”(日本称“竹岛”),在日本引发一阵愤慨。2016年6月,岛根县当局与日本海上保安厅一起登上争议岛屿,放置明确该岛为日本领土的标志,并要求韩国渔民从岛上撤离。之后,韩方警员向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艇射击。2017年8月,韩国多次对日本巡逻艇开火。同年,日本对教科书进行修订,以更加切实的方式表达领土诉求。2018年10月,韩国国民议会教育委员会主席率领执政党和反对党 议 员,访问了争议岛屿,目的是驳斥日本教科书中有关岛屿是日本一部分的言论,并传播“对历史的正确理解”。2019年2月,韩国研究船两次进入争议水域,日本政府表示抗议。

   2017年11月初,美国总统访韩时,韩方设宴款待,在菜肴中特意安排了一个名为“独岛虾”的菜品。日方认为,这是韩方在双边领土争端中的“无耻”做法。同时应该指出的是,尽管日本政府努力增加公众对其在争议岛屿立场上的支持,但日本民众对与韩国领土争端方面的兴趣日益降低。据2017年10月的民调显示,只有59.3%的受访者对“竹岛”问题感兴趣。这一结果比2014年11月进 行 的 调 查 结 果 下 降 了7.6个 百分点。日本《产经新闻》评论,这表明政府在与韩国的岛屿争端中缺乏捍卫国家利益的努力。该报认为,日本在领土问题上有必要增加对韩国的压力,通过呼吁争取“竹岛”回归。该报还呼吁将“竹岛日”变成与“北方领土日”一样的全国性假日。这显然会进一步加剧日本和韩国的领土争端,恶化双边关系。

   (三)升旗问题

   1910~1945年间,日本曾在朝鲜半岛推行殖民统治。时至今日,日韩间的这一历史问题还经常在一些未曾料到的领域产生负面回响。几年前,在半岛局势处于新一轮恶化的情况下,日本曾计划派遣自卫队军用运输机撤离在韩国的日本公民。韩方表示,带有“旭日旗”图案的日本飞机如果出现在韩国领空,将对民众造成极其负面的影响。

   另一起事件发生在2018年10月,日本防卫省拒绝派遣海上自卫队驱逐舰参加在韩国济州岛海域进行的国际海军阅舰式。这是 因 为 日 方拒绝了韩方提出的日本驱逐舰上不得悬挂日本海军军旗(即“旭日旗”)的要求。由于日本曾在对外侵略过程中使用该旗,所以无论在韩国还是在朝鲜,这面旗帜都被视作与日本殖民统治暴行有关。韩国海军代表呼吁所有14个参加阅舰式的国家,只在各自军舰上升本国国旗和韩国国旗。而日本认为,这一要求是针对日本的,不让日方使用传统的海军旗帜。2018年10月5日,日本防卫大臣解释说,根据有关自卫队的法律和相关法规,升“旭日旗”是日本军舰的强制性要求,升旗已经进行了半个多世纪,并已成为国际公认的做法。

   日本《产经新闻》指出,无论韩国媒体、学术界还是普通民众,都对“旭日旗”极其敏感,认为它是以往战争中,日本侵略和军国主义的象征。韩国国会甚至提交过有关禁止使用“旭日旗”的法案。据日本媒体的说法,日方认为韩方提出的日本军舰在国际阅舰式上不得升旗的要求,是令人震惊和毫无根据的。如果海上自卫队接受韩国的条件,就会与国际法和日本国内法相抵触,损害了日本作为一个受国际社会信任的国家的声誉。一些日本军事专家表示,“如果日本满足韩国的要求,就会给中国提供理由。中方将会认为,日本是受到强大压力就会低头的国家”。

   2019年初,日本和韩国军方间的相互敌对态势又有进一步发展。日方取消了“出云”号直升机航母等日本军舰停靠韩国釜山港的安排。原因是,之前不久韩国驱逐舰与日本海上自卫队飞机发生摩擦。

   (四)雷达事件

   2018年12月底,日本指责韩国军舰对一架日本海军侦察机的火控雷达实施照射。该侦察机当时身处韩日两国宣布的专属经济区相互叠加的地区上空。日方称这一事件“极其危险”。作为回应,韩国否认瞄准了一架日本飞机,并声称该飞机在韩方军舰上方低空飞行非常危险。韩方表示,类似事件曾发生过,“如果这种活动再次出现,我国军队将果断回击”。这被日本视为以武力相威胁。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对韩国的说法进行了反驳。他指出,日本巡逻飞机在韩国海军舰艇附近反复飞来飞去的说法“不准确”。双方都否认指控,并要求对方道歉。2019年初,相互指责的言论显著增加,谈判陷入僵局。有鉴于此,日本防卫省表示,停止就雷达照射事件举行工作层面的谈判。韩方对此事件的看法极为消极,一些议员呼吁取消两国间情报交流协议。

   (五)劳工赔偿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