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女主慈禧

admin 至尊娱乐 2019-09-12 20:18:45 8648

   古典中国早行多妻制,形成分别嫡庶的体制,君位世袭也通行嫡长子继承制。相传孔子晚年接受天启,为汉朝帝王预制的“礼”经,即《仪礼》,便规定天子的嫡妻为“女君”,也就是汉人所称的皇后。而法定储君必为皇后之子。所谓孔子“为汉制法”,纯属鬼话,但好自我作古的汉高祖至汉武帝四世,都没能打破《春秋公羊传》所谓“子以母贵,母以子贵”的古旧规则,根由就在他们无不热衷于多妻制。因而,当皇帝死去,在位皇后升格为皇太后,乃至在儿皇帝死去又升格为太皇太后,把持操纵政权,也成惯例。汉武帝年青时备受祖母窦太后控御,中年又历父子兵戎相见的宫廷恶斗,晚年立少子为储君,采用留犊去母的手段,逼迫未来的汉昭帝生母钩弋夫人自杀。他的策略没能遏阻其后两百多年成为女主专权的频发时期,却成为之后列朝,特别是北国所建王朝常引的历史先例。

   满洲入关前,号称清太祖的努尔哈赤,在与北国诸族群联姻以扩张权力的同时,已警惕妻妾家族染指政权。这由他的子孙变成国策,因而从顺治历经六朝,至咸丰帝即位,满清也出现过主少国疑问题,过渡方案则是权臣辅政,尽管结局也是皇帝搞政变夺取专制权力,却没有太后临朝的先例。

   破除满洲九世传统的,就是慈禧太后。她的远祖为老满洲的叶赫那拉部族酋长,曾献女给努尔哈赤以结“和亲”,却终于不免被努尔哈赤吞并,余部编入满洲镶蓝旗。但到清道光间,那拉氏这一支,早已破落。据《清史稿》的后妃传,述慈禧履历,劈头便谓她是“安徽徽宁池广太道惠征女”。惠征是旗人,通过怎样的途径,恩荫呢,科举呢,还是纳赀即花钱买官,得以入仕?无信史可考。我们仅知他官终皖南徽宁池广太道,为主管地区税务兼防务的分守道,列正四品,相当于后世的地区专员,但没有人事权。他没有爵位,绝非满洲贵族。咸丰初由太平天国引发的内战,波及皖南,他以守土无方,被革职,旋病死。可知清末多种记载,均谓慈禧姐妹,奉母扶柩返京,并应咸丰帝选秀女,并非空穴来风。

   慈禧于咸丰元年(1851)如愿被选入宫,虚龄十八(她生于1835年11月),一说她被选秀女在咸丰二年,被分配在圆明园“桐荫深处”做宫女。她如何博取好色的青年皇帝注目,上床后被封为兰贵人,有种种传说,不必罗列。贵人是非贵族出身的皇帝小妾初阶,可知慈禧出身卑微。她似乎很会讨皇帝欢心,不久便跳过常在、答应的阶段,被封懿嫔,即皇帝的四等妾。渴求得子的咸丰帝,同时有两个小妾生男。玫嫔徐佳氏所生男未及命名便夭逝,而咸丰六年(1856)三月懿嫔产下的麟儿,居然无恙,命名载淳。于是那拉氏也由嫔晋妃,成为皇帝的三等庶妻。那时咸丰帝年未“而立”,无疑期待其他妃嫔生子,因而迟至独子周岁,才进封其母为二等妾,号懿贵妃。很奇怪,到咸丰十一年(1861)他的独子已虚龄七岁了,他本人也病入膏肓,却不按理出牌,即不肯遵循“母以子贵”的老例,晋封懿贵妃为皇贵妃,充当皇后治理中馈的副手。旁证还有懿贵妃家族抬旗,即由下三旗的镶蓝旗,抬入上三旗的镶黄旗,已是同治初年之事。

   问题不止于此。据清末的野史笔记盛行的一种传说,谓咸丰帝在热河的最后岁月,担忧的正是在他身后,懿贵妃“母以子贵”,以太后身份篡夺政权。因而他与亲信大臣肃顺等,密议过是否仿照汉武帝处置钩弋夫人的先例,清除懿贵妃?不知因为皇帝软弱还是肃顺等轻敌,此策未行。有个传说似乎属实,即咸丰帝曾手书密诏赐予皇后钮祜禄氏,大意谓他死后,那拉氏如恃子为帝而闹事,即可按“祖宗家法”处置。

   中世纪的专制政权,无论古今中外,在同朝易代之际,必定是政治阴谋籍军事政变相辅而行。作为咸丰帝的遗妾,当年慈禧向亡夫授权的顾命八大臣发难,她凭借什么呢?首先当然是“母以子贵”,她已跃居“圣母皇太后”。其次她已说服亡夫嫡妻慈安太后出面,迫使顾命八大臣承认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从“权”即随机应变,确有先例可循。其三即肃顺等顾命八大臣,愚昧地放弃了京师卫戍部队的指挥权,以致面对政变,无兵可用,束手就擒。再次慈禧利用君位更迭之际达官显宦的危机感,散布肃顺等当权必导致朝廷清洗的谣言,迅即纠结北京“清议”,猛攻肃顺等危害帝国,而肃顺等却蒙在鼓里。

   慈禧由此当权了。她“母以子贵”,且逃脱立子杀母的命运,相继在儿皇帝、姪皇帝,实则在东亚专制体制下修补老例。

   那个号称慈禧太后的女主,在位四十七年,接受尊号达八次。据《清史稿》,她累加的尊号曰: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

   犹忆五十多年前,我初读近代史,见到清代官方记载的如此冗长的尊号,总嗤之以鼻,以为那不过是满汉无耻文人舔臀拍马的谀词,不值一顾。岂知后来偶读英人濮兰德、白克好司的《清室外纪》,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晚清早将荣誉称号与经济利益挂钩。

   原来,那拉氏接受尊号,虽然每回仅加两个字,却每字值十万两白银。就是说,她每接受两字尊号,满清国库便要每年增拨二十万两白银,作为皇太后的个人津贴。她受尊号,或者说清廷专攻马屁经的权贵发起给他上尊号,总在她逢五逢十的生辰,或在她虚情假意地表示要归政儿皇帝之际。这样到她七十岁再接受一个尊号,她的个人“年金”已达一百六十万两白银,还不计她作为皇太后的日常开支。据说在八国联军侵占清宫,清查她的私蓄,已达白银一千八百万两之多,堪称帝国第一巨富。

   辛丑和约迫使四亿五千万中国人,每人出一两白银,替这个专横狡诈的老太婆煽惑义和团排外的行径赎罪,外加利息达九亿多两。哪知这个老太婆依然在晚年通过諛臣上尊号,给自己增加年金,再在全国纳税人身上扒一层皮。可知清末的新政,有识之士纷纷斥作假立宪假改革,单就它的策划者慈禧太后通过上尊号,给帝国权贵,各级官吏,提供如何在当时体制下合法贪污的一个范例,而且她盗窃国库,广收贿赂的手段决不止这一招,就已证明这个帝国从头到脚已经腐烂到不可救药。

  

  

来源地址: